©甜文终结者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维勇】相亲(五)

*ABO设定,平权设定
*年龄操作,30岁维克托x27岁勇利
*私设两人之前并未见面
*奥尤闪现
*无论何时何地,都会喜欢上对方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(五)
勇利去机场接披集,许久未见的两人互相拥抱,可还没分开,披集就发出了疑惑的声音。
“勇利,你刚刚和男朋友在一起吗?”
勇利身体一僵,披集耸了耸鼻子,“虽然味道很淡,但还是感觉的到你男朋友的占有欲。”
勇利已经告诉了披集自己已经有了交往的对象,但是还没说对方是谁,如果披集知道了,肯定会再次修改日程,提前飞来日本。
勇利后退了一步,接过披集的行李箱,僵硬地转移话题,“走吧。”
披集没有在意刚刚的事情,他已经兴致勃勃地四处看着。“勇利家里有温泉是吗?”
“恩,披集可以先去泡澡,妈妈已经准备了晚饭。”勇利知道披集对温泉念念不忘,在披集拍照的间隙,他也介绍着一些标志物。
披集收起手机,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小挂件,“勇利,这是中国的熊猫。”
披集经常给勇利这些小东西,其中仓鼠的挂件最多,披集的手机壳也是关于仓鼠的,小短尾巴图案特别想让人戳一戳。现在看来,他又被熊猫给吸引了。
“谢谢。”勇利将挂件收进了口袋里。

披集果然沉迷于温泉,如果不是勇利提醒,披集可能就要在浴池里昏过去。即便如此,披集也心甘情愿。
披集换上浴袍,扯着腰带好奇地翻看,浴袍松松垮垮地散着,还是勇利替他系上才行。
披集给自己拍了一张照,发上了SNS,紧接着他就闻到了香味。
“来。”勇利将碗放在披集面前,“炸猪排盖饭。”提到自己最喜欢的食物,勇利忍不住带上了几分骄傲。
披集瞪大眼睛,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炸猪排咬了一口。
“披……披集……”
勇利想让披集慢点吃,最后还是没有开口,只给披集倒了一杯茶水,以免他噎着。
勇利正在看维克托给他发的关于马卡钦的照片。
最新的一张是马卡钦仰面躺着,怀里抱着一个皮球。马卡钦现在不常跑动,平时最喜欢的就是玩这个。
又有新照片发送来,这张不是马卡钦的独照了,而是马卡钦趴在维克托怀里,维克托面对镜头,嘴角微微勾起。
勇利的心微微缩了一下,脖子连着后背爬上热度。
披集说的话重新回响在耳边,唇上好像也跟着发麻。
在接披集之前,勇利的确和维克托在一起,他们正在给马卡钦挑选新的狗粮。
在临走之时,维克托突然拉着勇利来到一个角落。
这段时间,他们已经接过很多次吻,是真切的亲密,或浅啄或温存,他们都很享受接吻的过程。
但是这样激烈的亲吻,对于勇利来说还是第一次。
勇利的舌头被维克托吮吸挤压,等勇利不再紧张时便诱哄着勇利将舌头伸出来,抢掠进自己的口中。勇利的舌根发酸,舌尖却被轻轻摩擦着,有若有若无的痒意,口内每个角落都被探过,他的身上被维克托标记了所属,Alpha的气息让勇利的腰间发软,好在他正靠在维克托的身上,不至于因为腿软而倒下去。
维克托含住勇利的下唇,“我要做个标记。”维克托的声音低沉,带着情动的沙哑,勇利的心像是被触了一下,他抬起还忍不住颤抖的手,抱住维克托。
真迷人。
维克托和勇利同时想道。

“勇利,我还想吃一碗。”披集满足地叹了一口气,他见勇利一直低着头,好奇地探身看了一眼。
“维克托发了新的SNS吗?”披集拿起手机查看,勇利后知后觉,刚想解释就对上披集的目光。
披集看看自己的手机,又看看勇利的。
咦?
“披集……”勇利扯了扯嘴角,刚刚的羞意也不见了。“我的男朋友,就是……维克托。”
披集和勇利面对面,对视了五秒钟。
“Surprise?”披集喃喃道,下一秒他的眼睛就冒出亮光来,“Surprise!”
勇利:“……”
“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,勇利你和维克托交往了!刚刚的Alpha气息是维克托的?天啊,气息这么微弱我都能感觉到敌意,就像维克托想要把那些靠近你的家伙给杀掉。”披集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,他还兴奋得不行,“不愧是维克托!”
勇利:“……”
“你们什么时候结婚?我要当花童!”披集已经想象自己在婚礼撒花的样子了。
“等等,披集……”勇利哭笑不得,“我们只是刚刚交往而已。”
“是吗?”披集一点泄气的样子都没有,他看着勇利,眨了眨眼睛,“勇利,你的耳根后面好像有吻痕。”
勇利猛地捂住自己的耳朵。
一定是刚刚维克托印上去的!
披集则是认真地在SNS发了一条新消息。

——诸位,我要当花童了!

配图,原先盛着炸猪排盖饭,现在已经空了的碗。

维克托并不知道他的Omega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正在和人通话。
“你的那条动态是什么意思,你和谁交往了!”维克托已经可以想象电话那端的人是什么表情了,他并不慌张,靠在床头,另一只空闲的手顺着马卡钦的背。
“尤里,这件事已经发生了一个多星期。”
“如果不是你接我的电话,我会现在问你!”
“尤里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维克托平静地声音惹得尤里的火气又往上涨。
“我新的编舞!”
维克托安静了几秒。
尤里:“……”
维克托:“哦。”
“谁管你谈什么恋爱,把新的编舞给我再去谈!”尤里捏断手中的勺子
“打扰大人谈恋爱,可不是好孩子。”维克托笑道。
尤里翻了个白眼,罗宋汤被它搅得洒得到处都是。“要是不在大赛前把编舞给我,你就等着瞧吧,大叔!”最后两个字简直就是咬牙切齿。
维克托完全没有把尤里的威胁放在心上,他看了看手机,直接把电话给挂了。
尤里:“……”
尤里气得就要把手机丢在一边,却听到手机信息提示音响,尤里愣了愣,又把手收回来。
“——到达哈萨克斯坦。”
尤里撇了撇嘴,却还是给了回复。
“哦。”
“想你。”
尤里的脸红了红,用力地在屏幕上戳着。
“快回去睡觉!”
几个小时后,在哈萨克斯坦的英雄已经休息时,他的手机在黑暗的房间里亮起来。

“——我也是!”

披集吃饱以后就趴在桌子上打瞌睡,勇利收拾好房间后,轻轻推着披集。
“披集,醒醒。”
披集打了个哈欠,揉了揉眼睛后,又重新精神起来。
“感觉勇利有些不一样了。”披集笑道。
勇利摸了摸自己的脸,困惑地看着披集。“我也不清楚,就是不太一样。是因为谈恋爱的关系吗?我在中国遇见了情侣,勇利也谈恋爱了,我也想谈恋爱。”披集大大地叹息一声。
“勇利结婚的时候,捧花要扔给我!”披集强调道。
“我们……”勇利原本想要再次解释他和维克托才刚刚交往,可话到嘴边,他又吞了回去。“好。”
勇利的心在怦怦跳,他心虚地按了按心口。
两人又聊了一会,披集又开始打起瞌睡,被勇利送回了房间,期间摇摇晃晃,差点撞在门框上。
勇利回到房间后,找出镜子,照着披集刚刚说的有吻痕的地方,找到了以后默默地趴在桌子上庆幸还好只有披集看到。
勇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又想起刚刚披集一直说的结婚。
维克托是抱着十分认真的态度在和勇利交往,勇利也是如此。当初相亲的时候,勇利的确是考虑着如果感觉不错,那么他们可以尝试着交往,但是那时勇利并没有想到结婚这件事情上,对象是维克托更是从没想过的。
因为是维克托,所以才会想到那么长久的地方。
无论是结婚,还是孩子。
勇利想罢,拿过手机拨通了维克托的电话。
“勇利?”维克托似乎是没想到勇利这时候会联系他,现在已经有些晚了,平时勇利应该已经休息。
“维克托,虽然我觉得这件事在我们见面时说比较好,但是我有些着急,所以……”勇利快速地说着,他此时联系维克托本来就是靠着一股冲动,如果这时候犹豫了,那他肯定再也说不出口。
“没关系。勇利,你想跟我说什么?”维克托温柔的话语成功安抚了勇利,勇利稍微组织了语言后,开口道:“维克托,我现在感觉很好,很……幸福,我希望一直这样。”勇利顿了顿,他将脸埋在左手手心里,自暴自弃地说:“我的意思是,我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,也许我们可能会……”
勇利一直在思考,如果是在前几年,他会不会如此大胆。这个答案他还没有得出,如果前几年他就认识了维克托,也许他无法如此,但是他一定会用其他的方法去吸引维克托。而现在,他的想法更为成熟,也明白沟通的重要性,所以他才会在此时拨通了维克托的电话。
勇利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希望我们会……”
“会什么?”维克托问。
勇利愣了愣,他的心跳在这一刻似乎又加速了。
“勇利?”
“恩,我在。”勇利闷声应道。
“我很高兴你和我说这些。”
“幸好我们隔着电话,否则我一定会亲吻你来表达我的高兴。”
勇利:“……”
“我也是,我也一样。”维克托轻声道:“我希望你一直感觉到我的回应,我和勇利想的是一样的。虽然这有些快,但是我的感觉不会错。”
勇利静静地听着。
“如果我有这个荣幸,我希望成为勇利的家人。”
“我……这也是我的荣幸。”勇利颤声道。
维克托笑了一声,突然换了个话题,“勇利没有哭吧?”
勇利的动作顿了顿,“没有!”
维克托无奈地笑了笑。
“早些休息,明天如果需要,联系我。”
勇利点了点摆在桌子上,披集送的熊猫挂件。他的心情很好,声音带着笑意,“恩。”
“晚安,维克托。”
“晚安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晚安!
肚子一直有些不舒服,今天要早些睡了,所以我也晚安23333

评论(38)
热度(952)

(*´艸`*)